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娱乐国际官网

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
欢迎光临 - 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娱乐国际官网!  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女性文学 > 女性小说 >

满天 星——登门

时间:2018-03-31 08:50来源: 作者: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 点击:
满天星-思念 最初那几年,年少轻狂,唐笛没有怎么想家,最初是自由的感觉,后来有时候,午夜梦醒,会想,他们好吗,家里的桐花开了吗。 她和舅舅一直书信往来,舅舅会带来母亲的消息,但他不喜欢唐老爷,所以也不提唐老爷,唐笛不好问,还是唐清来了,会提提
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思念   最初那几年,年少轻狂,唐笛没有怎么想家,最初是自由的感觉,后来有时候,午夜梦醒,会想,他们好吗,家里的桐花开了吗。   她和舅舅一直书信往来,舅舅会带来母亲的消息,但他不喜欢唐老爷,所以也不提唐老爷,唐笛不好问,还是唐清来了,会提提家人,她说的自然,没有什么忌讳的样子,这样也好,唐笛反而没负担。   只是她知道她不好回去,父亲当年在报纸上发的是,她急病过世,唐家这个家族,已经把她除名了,她恨父亲无情。   唐清提过一回,庄家来闹过,若非唐家抢先登了报,真不好交待。   唐老爷一生最要面子,这件事跌了面子,他大病一场。   庄家不甘休,还是王致远找了人,后来中人说,算了吧,人死帐清,唐大小姐人都不在了,再闹腾,有些欺负人。   庄家放了话,唐大小姐今生今世,别在回家。他们就认了。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岁月   唐笛有了孩子,开始理解父母,她对母亲无怨,母亲当年肯放她走,坐视兄弟帮她离开,算是顶了巨大的风险。   唐清说,为这事,唐老爷近几年,一直都不见母亲,一直住在二姨娘那里,令二姨娘着实风光,只是没敢太嚣张,毕竟王家有个王致远,而唐老爷并没有收回太太的管家权。唐清说,幸而有个舅舅,娘家有人真是好。     唐笛因了母亲被牵连,更恼父亲了。   可是有时候,也会想起少年时,父亲对她的宠爱,她骑马她打枪,不都是父亲教的吗,阿清也说,其实父亲最宠的人是你,对多我好多了。   幸而父亲身体不佳,对唐清不多管束,她才能住校,她说幸而住校了,否则那个家里,能让人憋死,唐笛有些愧疚,她其实连累了妹妹。     满天星-——放手   去上海时,李波去了一次唐家,见到了唐老爷,唐老爷对李波本人还算满意,小伙子才气过人,一表人才,只是家境一般,但举止大方眼神明亮,唐老爷,到是点头同意了。   所以唐清到是得了不少嫁妆。   唐清对父亲的态度还好,父亲这两年给她写信,都是让她有空回去。   这一次,她到是给父亲买了不少礼物,她笑嘻嘻的说,总要装装样子,回头从他那里,弄点钱花。   唐清走的时候,唐笛到码头送她,临上船的时候,突然对唐清说,替我问候父亲。 唐清的泪反倒先落了下来。  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相遇   桃子找了个理由接近唐清,其实唐清很好接近,她对人不设防,桃子三言两语就取得了她的好感。桃子心想,难怪程老师不放心这个小姨子,简直好骗极了,真不像唐笛的妹妹。她见过唐笛几次,那几年她经常陪方眉出席一些活动,她会打扮,会说话,渐渐取得了方眉的好感。   唐笛为人安静,不说话,眼神清亮,与人拉开了很大的距离,好些人都讲,唐笛骨子里傲气,所以好多人都远着唐笛。   姐妹俩性格相反,唐清像火,热情明亮。   桃子很喜欢这个小姑娘,她天南海北的讲做生意的乐事,唐清很是羡慕。   一路上二人相处很好,桃子的判断,一路上风平浪静,无人跟踪,她松了口气,冯远山应该不知道唐清回家的事。  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善后   程宗扬一直在想,如何解决冯远山,这个人心思缜密,不好对付,阿昌提供的线索,冯远山应该有两个暗哨,负责他的保安工作。   本来这事他不急,想缓缓,他知道冯初上任,防范心极重,这时候不易得手,而且得手后如何善后。 只是冯远山盯上了唐清,成了麻烦事,唐清不能总不回来,几个月还好,否则会影响李波的工作。   李波的书店,现在周边盯哨的人少了,这说明,冯远山暂时放松了对李波的监视。   冯远山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钓了大鱼。   他诱捕了重庆来的交通员,截获了密码本和电台,然后人家快速出手,上海站损失惨重。   程宗扬也是事先才知情,阿昌只负责盯着冯远山的行踪,而且不能跟的太近,幸而他是女装,才没引起冯远山的怀疑。    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小心   七叔本来刚恢复和李波的联络,一看这样的形势,马上又让李波静默了。李波有些沮丧。现在是唐清不能回来,他的工作受了影响。   程宗扬提醒过他,冯远山从外面带来一些人,有些手法比较另类,不易察觉,还是小心为上。   阿昌提过收买冯远山的一个保镖,这个保镖好赌,经常手头紧,而冯远山这个人对人小气不大方。 程宗扬想了想,可以试试,但是要有耐心,不要一上来就说正题。   程宗扬心里明白,冯是小气,可更狡猾,不能大意,他也只有一次机会,一旦失手,彭先生也保不了他。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喜气   从唐清进入唐家第一刻开始,唐园就有了生气。   她大声说话,连唐老爷也出来迎了她,这几年唐家太安静。   晚上设宴,请了舅舅来,唐老爷难得过来做陪,这几年,他的应酬越来越少,铺子也去的少。   唐清讲上海的风土人情,她给大家都买了礼物,连二姨娘也有,都是时尚的化妆品,二姨娘也满口致谢。这种晚宴二姨娘通常不出现。   唐清讲她如何穿唐笛的衣服,被人错认,舅舅摇头,你们姐妹不像,唐清说是呀,主要是眼睛不像,她的眼睛像母亲,我像父亲,可是我带了墨镜。   她语笑嫣然,一团和气。  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提及   十多年唐家的忌讳是提大小姐,可是唐清今天提了几次,难得的是唐老爷没有发脾气。   唐清看了看父亲的脸色还好,就拿了张照片让舅舅看,这是明珠,这是二郎,明珠像姐姐吧。 王舅爷把照片传给唐老爷,唐老爷愣了一下,接过来看了一眼,照片的是小姑娘,像极了唐笛的小时候。   唐老爷的手抖动了一下。   他把照片还给王舅爷,喝了一杯酒,叹了口气,天晚了,我身体不好,先休息了。   唐老爷明显老了,唐清悄声问舅舅,我父亲这几年怎么这么显老。他年纪不大呀。 王舅爷摇头,家里太清静。你该要孩子了,把孩子放在这里,家里还有个热闹。   这时候,唐太太拿着那张照片,一直看着明珠。  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任务   李波给唐清的任务极简单,就是和这里的教育界多往来,看看他们对时局的看法,这个任务时间可长可短,李波不知道什么时候安排她回去。   唐清托了舅舅的关系,参加了一些学校的活动。她感觉还是这里的气氛好,大家的面貌都很积极,她想,还是这里好,上海那里,一半是醉生梦死的热闹,一半是形势紧张的小心谨慎。   唐清本来邀请桃子住唐家,可是桃子说有长辈在此地,不去不好。   桃子的工作也轻松,这是她执行的最轻省的任务。   她和程宗扬通过一次电话,程警告她不要大意,唐清是好对付,可是不确定,冯远山会不会前往,或者找人打听唐清的消息,这是他顾忌的,他不愿意唐笛的往事被人查出来。他给桃子的任务,密切注意。   如果发现冯安排的人,一定要想办法,盯紧他们,必要的时候,解决了他们。           满天星-——日子   唐清在唐家,还是自由的,唐老爷有时候会找她下棋,她有些苦恼,她的棋下的太差,唐老爷明显不满意,有一次唐清脱口说出,姐姐也嫌我笨。   唐老爷随口说,你是比你姐姐差远了。   说完了,有一瞬间的沉默,唐老爷起身,走到门边,突然回身说,和她讲一声,有时候回家看看,庄家现在,没那么大势力。   唐老爷走远了,唐清才明白,这话的意思。   唐清马上给桐园打电话,电话是贺妈接的,唐笛出去了,唐清说,你告诉姐姐,父亲说了,让她回家。   贺妈也满心的喜悦,她比唐笛更希望,这对父女和解,这样唐太太在唐家日子也好过。     满天星-——惊喜   唐笛一进门,看见贺妈抹眼泪,马上问,您怎么了。贺妈说,阿清来电话,老爷让你回去,他不生气了。 唐笛愣在当场,她以为这一生,父亲都不会开口讲这话。   李波也挺高兴,只是他知道,这个时期,唐笛的行动并不自由,离开上海,极有难度。   程宗扬建议唐笛给家里写封信,表达一下她的感觉,唐笛到写了信,只是在信尾提了句,让父亲保重。有功夫来上海。     信在唐老爷手里,他反复看了几回,问唐清,你姐姐为什么不愿意回来,阿清想了想,不是不愿意,她两个孩子呀,二郎身体太弱,经常闹毛病,去年还去了两次医院,她不放心吧。姐夫特别忙,经常不在家。     满天星-——影子   桃子发现了冯远山的人,在打听唐清,不过唐家的下人,嘴严,他们没问出什么。   桃子想了想,如果冯的人查不到什么,最好就不要惊动他们了,免得事情闹大了,唐清不好在本地。   桃子这时候希望,唐清还是回上海吧,回了上海,不用她负责,在这里,责任都是她的。 李波也问程宗扬,阿清也不能一直在天津吧。   程宗扬现在算是查清了,冯远山为什么接近唐清,原来唐清长得像他的未婚妻,可是那个女人,被冯远山开枪打死了,说是因为爱上别人。   满天星——谋算   冯远山收获极丰,不仅抓到了重庆派来的人,根据他们的线索,也抓了李波的一个下线。   他志得意满,他的第一把火,就远比方可仁厉害 ,方可仁经营数年,还没有如此的成绩。他对彭先生原就看不上,感觉彭先生不过是嘴把式,说的头头是道,纸上文章,对于程宗扬并没放在眼睛里,只是一直以来,也没抓到程的把柄,只不过,他想往桐园安插人,都失败了,这才发现,程可能确有些能力。   李波和七叔商议,七叔先撤离,李波在犹豫,他现在赌的是他的下线,能不能经受住冯远山的拷问。七叔本来要走,可是突然接到通知,必须要确认那个下线有没有问题,因为下线的手中有一条信息,有一个大人物,要来上海,时间不确定,但接头地点,正是李波的书店。     满天星——挑明   七叔苦于无奈,只好让李波和程宗扬挑明,打探一下,那个下线的情况。   如果必要的话,七叔愿意直接和程宗扬谈,以示诚意,这是冒险的行为,可是眼下的情况,程宗扬未必愿意插手此事,李波也明白,程宗扬有他的为难之外,冯远山一直防范程宗扬,而且一直在找程的麻烦。   程宗扬果然提出要见七叔,有些话,有些事,他愿意当面请教。   二人的会面,自然是在桐园,人是唐笛去接的,她自己开车去的。   李波没有出面,怕引起别人的怀疑。   为了以备安全,程宗扬让阿昌沿途保护,看有没有可疑的人。   满天星——红衣   唐笛注意到有一辆车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,她故意放慢速度,那辆车从她的车边驶过,她看见一个佩戴墨镜的红衣女子,唐笛注意到对方抬头看了她一眼,车开了过去。   阿昌后来说,嫂子警惕性挺高,我被发现了,看来,她到是有天份干我们这一行,你不用担心。程宗扬苦笑,他追唐笛的时候,曾经教过唐笛如何跟踪,如何识破。   在桐园的书房里,七叔和程宗扬开门见山的谈了一个小时,走的时候,还是唐笛开车送走,七叔最后说,李波是你的家人,他有事,也会累及于你,他好了,也会对你有益。程宗扬沉默了一分钟,我到不必介意,只要李波将来,能帮助我的妻子和孩子。七叔承诺,即使李波出了事,我也能保证,你的妻儿安全。   李波不知道,程宗扬见七叔,就是要那句承诺,保证他的妻儿安全。     满天星——退路   程宗扬发现,他已经没有退路,他必须和冯远山开战,只是还欠缺点什么,他要保全李波,此事就不能用李波的人,他需要另一股势力的相助,他在等他们上门找他,他相信,那个人不会吃这个亏,一定会对冯远山下手,他的人手,不用白不用。   接到骆处长的电话,程宗扬愣了一下,原来是他。   骆处长说他有个亲戚,去上海,带了程宗扬最爱的毛尖,请程一定收下。   程宗扬在咖啡馆,等来了那个人,他的礼物简单,就是一筒茶叶。   这个咖啡馆没有清场,可是里面的人,都是程的人,石头就在门外的车上,密切观察往来的人。 来人笑笑,我应该叫句师兄,我们都是彭先生的学生,只是我这个学生,他不欣赏,所以一直没在老师那做事。可能也是我运气好。     满天星——敲定   对方自称姓于,程宗扬想起来了,对方到说了真话,他应该比自己低两届,小于笑笑,我们一直信守当年承诺,同门不相残,所以方可仁那么嚣张,我也没动手。   程宗扬开门见山的说,好吧,这件事,我同意帮忙,不过方案必须由我主导,人不能死在上海,我会设法让他到苏州,你在苏州动手,我相信,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,你有办法一击而成,据我所知,你没从失过手。   小于一笑,您的条件。   程宗扬说,你能做主吗。   小于点头,老板说了,只要不过份,我都能做主,你不会要钱,也不会过份。   程宗扬说,好,我要一个承诺,你最好请示一下,他年不管我如何的结局,我不要求特赦,我只要求,老板的人,不要惊动我的家人。   小于一愣,师兄,其实你可以给自己要个保证。   满天星——承诺   程宗扬摇头,死生有命富贵在天,我这一生,万死不足以赎其罪,不是一个不得已,就能说明白的。哪怕一切不是我的情愿,终是我选的路。程有些黯然神伤,他叹了口气,而且我要是保自己,就为难老板了,虽然 我们无缘共事,但我不想让他为难。   小于一时心绪有些复杂。   他起身去打电话,一刻钟之后,他走回来,老板同意了,他说,他保证,我们的人,自此之后,决不会为难你的家人。包括唐家的人。至于您,如果可能,他将来愿意送一个消息,只一个。     满天星——达成   程宗扬起身供手,替我谢谢老板。   小于给他一个名字,这个人可以配合。  程宗扬看了看字条,吴队长。他一愣,原来,吴队长居然是老板的人。   程宗扬的方案很简单,三天之内执行。   这三天他反复出入彭园,造成彭先生找他有事的假象。   通过施勇放出消息,他要去苏州见一个特别的人,和李波的事有关。   这次的鱼饵是他自己,他相信,冯远山不会错过一个可能打倒他的机会,而吴队长当然会接到命令和冯远山一起去苏州。吴队长做的事,就是半路破坏冯远山的车,让冯换到吴队长的车上。     满天星——惊心   而程宗扬事先因胃病住院,对家里只说是出差。   入院的当天晚上,九点钟,程宗扬会化妆离开医院,然后去车站,坐车到苏州,他就是诱饵。他上了车后,会有人把他的消息,告诉冯远山。   冯远山会亲自带队,为了怕抢功,会用吴队长的人,而不让吴队长同行。只是他的车有了问题,不得不用吴队长的车。   吴队长呢,会安心的在行动处,只是私下里,他会安排他的一个兄弟,混在冯的人手里,一起同行。   这个人只要在苏州向冯远山汇报,据消息,程宗扬会在一家赌场里,和人私下见面。   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,冯远山进了那家赌场,余下的事,小于完成。   事实上程宗扬还要在赌场与冯远山打个照面,才有可能让冯大意。   结果是,冯远山死了,小于受了伤,程宗扬也受了伤。        满天星——交情   程宗扬安排阿昌把小于送走,一定要安全,送到重庆。他不得不连夜返回上海,还要在天明到达医院,继续做他的病人。     本来阿昌是来保护程宗扬,现在不得不送小于离开,让程宗扬一个人回上海,他有些不放心,程宗扬说,小于安全,我才后顾无忧。   小于看着程宗扬,师兄,我欠你一个人情,你多保重。   程宗扬看着小于,师弟,你记得,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我的家人。小于点头,你放心。如果不是你替我挡一枪,我就没命了,不管怎样,我记得你的话。我有恩必报。    满天星——养伤   程宗扬在天明前赶回医院,石头一直在病房里,看到程宗受伤的肩膀,吓了一跳,要找医生,程宗扬说,这是枪伤,你要惊动别人,你给我取出子弹就成。   石头的汗落了下来。   程装病成了受伤,在医院里索性修养几天。   石头从外面找了一个大夫来,做了伤口处理,开了药,石头心想,在医院里,还要从外面找大夫。 这家医院的确不让人放心。  满天星——猜疑   冯远山的死不是小事,跟去的行动队员的说法不一,一会儿说袭击的是一个人,一会儿说是三个人,一会儿说是好多人,吴队长只得如此上报,自然被彭先生训了一顿。   彭先生让施勇调查,日本人也派了调查组来,他们去了苏州,没查到什么。   程宗扬在医院里住了三天,才安排出院。   彭先生问施勇,程宗扬病得时间太巧,你确定他一直在医院,施勇说,我确定,他的保镖石头也一直在病房外面。都知道,石头不离程先生左右,尤其是这种时候,程先生不会一个人外出,我们的护士,每天三次查房,程宗扬都在。   彭先生看着施勇,心里判断,他的话可信吗,可是没有情况表明,施勇被程宗扬收买,虽然他是他的学生,可平时他们没有走动,程宗扬似乎和谁,都没有过多的往来。    满天星——枪伤   唐笛看见程宗扬的伤口,你,怎么受得伤,难到外面传得冯远山的事,是你!   程宗扬点头,唐笛大惊,你也太冒险了,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,你不是说,你不亲自动手吗。 唐笛吓出一身冷汗,这事想想太后怕,哪一个环节有问题,都是一个死。   程宗扬安慰她,没事,我好好的,事情出了些意味,安排的人,没有一枪击中,没想到冯远山身手那么好,挨了一枪,还击还那么迅速,我不出手不行。   唐笛叹口气,你说过,安全为上,你从不这么冒险,这次怎么了,只是为了方可仁吗。   程宗扬苦笑,若只是为了大哥,我不会这么急,是为了阿清,阿清长得像冯死去的未婚妻,让阿清回家探亲,也是为了躲开,没想到,冯远山还派人去了天津,我不想扯出你的事,也不想阿清有危险,当然还有别的因素。          满天星——敲打   彭先生决定,这事交给施勇配合日本人处理吧,他感觉施勇比吴队长做事有分寸,吴队长图利,谁给钱,就给谁办事,是好事也是坏事,比如他对手下的管理就混乱,里面鱼龙混杂,什么人都有。他现在怀疑,是行动队里进了奸细,可是现在不是查奸细的时候,否则会让日本人抓住把柄。   彭先生找来程宗扬,冯主任的事,我让施勇处理了,这事闹得太大,冯远山刚办了几件事,让日本人满意,人就被刺杀了,日本人一直说,我们行动队有奸细,我看也差不多,伏击的地点和时间太巧合,如果没人泄露消息,不会那么巧。   程宗扬面无表情,只是点头,彭先生最后说,你的身体忽好忽坏,要多注意,如果不行,我给你找个大夫好好瞧瞧。   程宗扬忙说,没事了,只是小毛病,已经好了。   彭先生意味深长,小毛病就好,不要弄成大毛病,收不了场。      满天星——乱局   彭先生和他的秘书张川说,一个部下不能干,让人头疼,一个部下太有主意,也让人头疼,可是通常能干的人都有主意。   张川笑笑,还是能干好,不怕他有主意,只要他能善后就成。   彭先生摇头,我一直以为他沉得住气,这次的事,办得还是有些冒失,好多细节,经不起推敲,而且他进医院,也太巧合。   张川回答,冯主任谁不招惹,偏招惹唐家的人,他到天津去,可能会牵出一些陈年往事,这可是犯了他人的忌讳。    满天星——如此   如果程宗扬只是因为家人对冯远山动手,还在彭先生的容忍范围之内,他有些怀疑,程宗扬是不是与人联手。但一想,程宗扬在上海已经二十多年了,在些他不知道的势力,是正常的。   彭先生也有除去冯的意图,那个位置,他必须安排自己的人,但不是这种打法,这种打法,不合他的意图,他要的是不动声色水到渠成,现在成了什么。明眼人一看,冯远山就是被人设计了。而能设计这局的,总让人怀疑,是有奸细。   张川劝彭先生,算了,总是我们要的结果,虽然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意料,变数总是存在的,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。程宗扬总还是您的学生,他做事,不会对您不利的,而且他行事的手段,别人查不出什么。    满天星——运货   趁着日本人忙于在上海苏州之间往返,调查冯远山的死因,程宗扬给李波运了几次货物。   李波也打电话让唐清回来吧,现在的情形,还是唐清回来的好。   唐清早想回来了,她习惯了上海的生活,热闹有趣,虽然有时候,也会让李波批评几句,可是她有成就感,这一个多月,她感觉日子单调。   李波想了想,让唐清带些东西回来吧,这些东西,从天津运出不是问题,在上海码头,应该会得到关照。     唐清索性从唐家带了不少东西过来,有给姐姐一家人的,有她喜欢的一些用品,还有些是玩具,她小时候玩的,她准备送给明珠。    满天星——送礼   石头去码头接的唐清,也还是被二小姐的行礼吓了一跳,不知道的以为二小姐搬家呢,唐清笑语盈盈,石头大哥,我还给你带了你爱吃的麻花呢。   石头有些哭笑不得。   明珠是最开心的, 一个月里,她一直问小姨什么时候回来,唐笛烦了,让她问小姨夫去。   李波每次都说快了快了。   现在小姨回来了,明珠马上扑了过去,程宗扬对妻子说,人和人真是讲眼缘,她和小姨,比和你还亲。 唐笛也微笑了,把她送给唐清吧。    满天星——登门   唐清特意去了趟彭园,把给姚黄的礼物送了过去,到不贵重,好多还是吃的,她一边给沈姐交待,一边说,那边真冷,还是这好。     姚典笑到,你呀,和你姐姐真不像,你一进门,我就听见你的声音了。   唐清走上前,挽着姚黄的手,干妈,我姐姐好,还是我好,是不是我更可爱一些。你想不想我,我都想您了。   姚黄拍拍她的手,你就是嘴甜。然后吩咐沈姐,和厨房交待一下,二小姐在这吃饭,做些她爱吃的菜,我这几天正闷着,你在这吃饭,然后下午,陪我去做头发,你姐姐不如你有眼光,你给我参谋个样式。          
(责任编辑: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_龙8娱乐国际官网 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5-10-09 13:10 最后登录:2018-05-17 08:05
ad